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诚聘英才
诚聘英才
38家A股游戏公司近四成亏损,游戏制作人转行写网络小说
时间:2020-02-03  来源:www.oaled.com

从执行计划,系统规划到总体规划到生产者,已经在游戏行业工作了10年的李健两个月前就失业了。 “投资者不愿再投资,项目无法完成,公司只能破产。”李健说得很无奈。

由于整个游戏产业的数量和低迷问题,没有多少人拥有与李健相同的经历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许多小型游戏公司都在努力生存,大公司也报告了裁员。 “游戏冬季理论”充满了整个行业。

2018年,游戏娱乐业下滑了36.66%。即使像腾讯这样的巨头,游戏业务也曾处于弱势状态。自去年第三季度以来,游戏收入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负增长。 A股游戏公司的情况不容乐观,而且业绩差异化非常明显。

TechWeb计算了2018年38家A股游戏公司的年度业绩。它发现只有11家公司有收入和净利润,15家公司遭受亏损。总损失达299.3亿元,其中天神娱乐损失最大。巨额亏损为71.51亿元。

随着版本的发布,情况会有所不同。在2019年第一季度,游戏产业似乎有所改善。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8.2%。但是,由于总量控制,产品短缺问题仍有待解决。包括李健在内的许多业内人士告诉TechWeb,“游戏行业不太可能在2019年回暖。”

38家A股游戏公司中近70%的净利润下降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游戏产业的整体寿命并不好。从A股市场来看,业绩差异化非常明显。

TechWeb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大多数游戏公司的净利润下降。在38家A股游戏公司中,完美世界,世纪华通,宇佐网和昆仑万维等11家公司的净收入和净利润均有所增长。不断增加。

其中,世纪华通目前是A股游戏公司中收入最高的。 2018年实现收入81.24亿元,同比增长132.72%;净利润9.62亿元,同比增长22.94%。世纪华通业绩改善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融合了一点互动。互动主要集中在海外,不受国内政策的影响。

今年2月20日,世纪华通重组了盛大游戏,并获得了证券期货委员会的批准。根据之前的公告,盛大游戏的价值超过300亿元人民币,而世纪华通目前的市值为422亿元人民币。结合,世纪华通将成为A股游戏王。

完美世界是净利润最高的A股游戏公司。 2018年实现净利润17.06亿元,同比增长13.38%;收入80.34亿元,仅次于世纪华通。完美时空的两大收入支柱游戏和电影在2018年表现良好,这也是其业绩稳步发展的主要原因。

另一方面,25家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,其中15家公司亏损。天神娱乐,张曲科技,巨力文化,奥菲娱乐等十家公司亏损超过10亿元。天神娱乐甚至被誉为“亏本王”,亏损额达到71.51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业绩不佳外,至少有11家公司,包括天申娱乐,巨力文化,棕榈科技,拓威信息,奥飞娱乐,天州文化,由于商誉受损,业绩急剧下降。减值金额在数千万至数十亿元之间,亏损最大的天宇娱乐在2018年的商誉贬值超过48亿元。

在一定程度上,经过一轮商誉减值,这意味着游戏公司未来可以轻装,但前提是主营业务正在上升,未来游戏产业必须继续努力。

“游戏行业的客户成本在10年内上升了数千倍”

游戏产业遇到寒冷的冬天,与许多因素有关。政策环境直接影响游戏产业的发展,尤其是2018年发布的两份文件。3月,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暂停游戏版审批,教育部在八月。八个部门联合发布了一份文件,称将实施在线游戏控制的总量。 “版本号”已经成为每个游戏练习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腾讯,网易和其他游戏厂商也不例外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腾讯的游戏业务主要依靠股票游戏如《王者荣耀》《QQ飞车手游》,而网易也依靠《明日之后》《荒野行动》《第五人格》和其他手机游戏保持稳定发展。然而,在2018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中,腾讯遭遇了自2013年以来的第一季度利润下滑。在网易2018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中,游戏业务占总收入的比例较上月下降了4%。截至去年年底,还有网易杭州盘古游戏室裁员的消息。

大多数A股游戏公司在解释2018年业绩下滑时也提到了版本号的问题。旧游戏进入正常收入下滑的阶段,新游戏无法如期推出,这导致了影响很多公司。莹莹网络和中南文化的收入均下降。

但是,李健认为,除了版本冻结和全面监管的压力外,国内游戏市场很难做到。 “在2013年的China Joy中,仍有许多投资者正在寻找项目。现在项目很难找到投资者。没有人愿意投资。“

“游戏产业的成本越来越高,”李健说。 “如果你想做一个大型的3D游戏,你至少需要20个人。平均而言,你每月需要超过200万的费用,包括硬件和云。平台,服务器等,游戏制作周期一般是6到9个月,最终是2000万的生产成本。“

由于版权版本,制作可能不在线。如果您上网,促销活动将需要很多钱。 “在2009年获得游戏用户的成本约为1美分。在大量推送的情况下,它大概是8美分甚至5美分。现在大约150元,10年内是1500倍。 “

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游戏厂商可以要求明星代言人提高产品知名度,小型工厂不会推广他们,而且他们很难得到关注。 “小工厂制造产品,大工厂去购买,如果团队更强大,他们也会接受公司。现在它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。“李健告诉TechWeb。

游戏小厂根植于市场生存

“游戏中有越来越多的玩家,我觉得只有细分市场才能做到。”一家小型游戏公司的负责人徐天在谈到自己的生存时说过这一点。徐天带来的项目完全逃脱了版本的冻结,因此在他看来,游戏市场在过去一年没有太大变化,但中小企业的淘汰仍在继续。

对于主流产品,如RPG,腾讯,网易,完美时空,这些主要的游戏公司都在主攻,小工厂没有竞争力,无法吸引人,也无法支持昂贵的促销费用。李健认为,大厂商不做的细分市场确实是小工厂可以争取的领域。

例如,2016年左右,武汉,成都和杭州的一些游戏公司主要关注国际象棋和钓鱼游戏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消除游戏和女性游戏一直在肆虐《恋与制作人》《旅行青蛙》都是分段游戏市场,避免了主流游戏类型。

此外,出海也成为打破游戏产业的重要举措。根据《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,2018年中国海外游戏收入达到95.9亿美元,同比增长15.8%。头平台仍然是出海的主力军,一些小厂甚至只有海外,不去国内市场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小型工厂也应该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才能出海。李健工作的最后一家公司就是玩游戏和出海。投资者是马来西亚公司。投资者停止投资后,小工厂破产,李健成为失业者之一。

游戏行业会在2019年复苏吗?

去年年底,游戏版本重新启动。在2019年第一季度,游戏市场的环境似乎有所改善。 Gamma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1月至3月,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365.9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8.2%,年均增长4.7%。

但是,目前,游戏控制的总量还没有自由化。关于是否,如何以及如何限制游戏的问题没有答案。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,手机游戏市场的新游戏数量并不大。 App Store显示推出的游戏少于20款。

李健和徐天军都认为游戏行业不太可能在2019年恢复。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《王者荣耀》和“吃鸡肉”游戏已经吸引了全场的市场用户。其他游戏没有力量与它们竞争,但没有数量。在游戏市场中,数百个思想流派之间不太可能存在争议。从行业的角度来看,游戏的成本越来越高,小公司加快了洗牌速度,产生的产品越来越少。

现在徐天仍然坚持游戏产业。公司倒闭后,李健没有找到另一份工作。相反,他在家里写了一部网络小说。在两个月内,他写了17万字。李健说:“你玩游戏已经很多年了,你经常加班加班,你的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了。如果你能写出一本可以获得与游戏类似的月薪的小说,你就是肯定会转而写小说。“

不幸的是,李健写的在线小说没有与平台签订成功的合同。他打算做一个很好的修改并再试一次。如果不是,他将返回旧银行玩游戏。毕竟,生活将继续下去。 (李健和徐天在文中都是假名)